• Pain is inevitable. Suffering is optional.

    这是村上春树书中的一句,把“”字换掉,就是这样:
    【例如背单词的时候觉得:“啊,好难过,不行了,”这“难过”是无法避免的事情,然而是否“不行了,”确完全看自己的衡量判断。】
    我就将在这种状态下度过零九年。

    mr.m和机密明确表示他们对我这种可持续发展的“痛苦”持观望态度,其他人一定也这样想,其实我自己也在这“其他人”当中。然而虽然仍是观望,我也只是想试试看顺其意愿的生活是不是真能带来有趣和快乐。就当是经历吧,做一件想要做完的事情,如果可以有个良好的结果当然求之不得,不过这是后话了。我就是这么想的。

  • Tags:

    2月7日是米生日,和米将,潘先生一起吃了老锦江里面的日式烧烤,牛肉非常的好,我这个喝一口都多的人竟然喝了一壶清酒,控制不住的笑了一个晚上,发现酒到了正好的量还真是好东西。。(酒鬼是不是这就算培养出来了?)  本来买了一条25的裤子用来控制冬天对食物的欲望,结果这天也都忘记这茬了。。和米将从茂名路走到了徐家汇,酒意是消了,这胃可一刻没停过。

    笑盈盈的回家,换自己和潘先生还有众小号车位的时候,陈先生打电话来了!为什么高兴的事儿都放在一天啊,48小时过去了,我还是笑盈盈的。他一个电话够我高兴半年的。

    米将同事赵老师给我安排了一堆活儿,下周末就开始。难道今年真是心想事成的一年?立春之后一切事情都见好转,慧,我终于不再发牢骚了。

    丢,我在等着看你natura的照片,到底冲出来没啊。。

  • 必须纪念

    Tags:

    我盼了多久您的电话。以为再也不会联系了呢。真激动。真激动。
    00:17分。半小时。我高兴的想哭。呵呵。

  •  

     

  • 妈妈初中三年级的女学生的妈妈年前没了。刚知道。

    原因是学车时候车门开了,人甩了出去,竟然被自己的后车轮轧中。没救成。

    我不懂开车,怎么想都想象不到这是如何发生的。

    命数以尽也不应该是这个方式。我不害怕。但非常非常不安。

   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。

    期待您魂灵新生。

  • 欢喜

    Tags:

  • 做梦找不到火车票检票口,太吓人了,好容易冲出去了还找不到火车,硬生生给急憋醒了。
    还梦到想跟人说话,一种不会说,一种说不出,还是憋。


    这年过的,计划的事情就做了一件,还好是报名的正经事。睡前开始看学习的书了。昨晚和我爸说schlafen Sie gut,他回我,好的,屎拉了一裤子。(相当不文明)。我小时候总也记不住皱纹的皱怎么写,我妈说,刘海下面有三条皱纹,皱纹长在哪啊,长在皮上,这就记住了。有他俩在,我进步肯定特快。


    牙医今天上班,我也今天上班,到头还是没看成。只能等三月份了。

    国画太好看了。

    一会米酱在我脚下面的咖啡店喝咖啡等我下班看电影,高兴啊。

    祝=。=甜蜜今天生日快乐。28。我答应在他们两口子搬新家的时候送把斧头(一斧压百祸),至今还没买。他们两口子答应给我18只蹄髈,至今一个没见着。


    没了。

     

  •  水瓶座独有。不知道一辈子能遇到几次。

    不过,生日这事,进展到今年,已经是礼越来越大,但越来越没趣了。生日蛋糕没吃成(谁年三十晚上能想起来给我买蛋糕。。)自己在春晚敲钟前跑到房间里点了个台烛,许了个愿,噗的一吹。生日就算过去了。

    谢谢慧25号凌晨-整点从德国发来的第一个短消息祝福,相当高兴!闺蜜们一个都没忘记,那些个我以为起码会记得的人却都忘记了,哼,再证明一次只有闺蜜是靠谱的。。

     

  • 退

    Tags:

    在HH从办公室离开后,还是控制不住在公司哭了一场。大概水喝多了。感冒憋的头酸。
    毕竟已经四年半了,毕竟付出过那么多,是眷恋还是遗憾分不清楚。
    我最热情的四年半。全被磨没了。遗憾的是这个。

    不知道还想说什么了。怎么就哭不完了呢。

     

  • Ich bin Mude

    Tags:

    累了。挺不住的觉得累了。现在真的是连最后一点安全感都没有了。

    米将不让我这么认命,可我真的认了。即使内心再坚定这绝对是一次建立在我疏忽基础上的陷害,却也是一点反抗能力都是没有的。

    认真诚恳的坚持了4年半,没想到到头来落得这样的结局。

    够了。

    必须离开。必须离开。必须离开。该赔的都赔出来,念咒之地,我一天都不想再多待。